鬱悶

居然病了。足球當然踢不到,連打麻雀的好機會也失去了。

過probation的日子漸近,論文的進展還是一般,心有戚戚。

六月尾去台灣,不知道去哪裡──墾丁、阿里山、清境都各有千秋,但一想起七月就已經是忙碌的日子,總有點提不起勁。

四川大地震,全城一遍救援之聲。俗套討論滿天蓋地。處處都是捐錢的活動,近在咫尺的貧窮卻淪為茶餘飯後的話題;一國之隔的緬甸更需要人道救援,只不過他們不是中國人……

天災給我的教訓就是:要盡早立遺囑。不是說笑。我經常在想,對未來的投射當然是人前進的動力,但發生了的事件卻是永恆的。對身邊的人好些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