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念的力量

對我而言,去五一六投票的最大原因,是為了延續香港的民主運動。

五區總辭已成為一個凝聚人心、推動討論、鞏固並更新民主論述的過程。要是五區總辭從未發生,在政商的有意打壓下,種種有關民主的討論將會漸漸失去其主流論述的位置。我認為,運動過程中所生產的論述並不是孤立地存在的抽象理論,這些理論資源會反過來影響正在變化中的社會運動。當社會有所變化時,環境的轉變自然會促使人們總結並梳理新的理論。

例如,由灣仔藍屋、利東街等民間項目的進展使「保育」這個論述不再局限於環保方面,社區網絡、庶民歷史、本土文化俱可以成為保育的對象。保衛天星及皇后碼頭的運動更使得「保育」二字進入香港的主流論述,從而使「保育」成為香港發展的關鍵詞。這些有關保育的豐富論述於反高鐵運動時成為鼓舞人心的力量,而運動的持續發展亦有賴論述的支持。理念與現實之間的反饙過程,是我對香港民主運動仍然審慎樂觀的重要理據。

1 則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