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身

這兩星期在大埔工作。早上乘「熱狗」上班,每天都會看董啟章的《學習年代》,感覺是每天也經歷一個小型的讀書會。這倒讓我想起自己的學習年代……

我一直把這遺忘視為我的人生轉向的必要條件。不過,說不定那其實是轉向背後的動機。我之所以轉向,只不過是為了把往事遺忘……

很諷刺地,我的學習年代以「反學習」告終。那一年我經驗了那麼多,但到頭來又好像什麼也沒有經驗過一樣,一轉身便踏上背道而馳的方向……

我不想用到「義無反顧」這樣造作的詞語。但現在回想,那樣的一個轉身很明顯帶著自我戲劇化的姿態。不過我也原諒自己,因為當時我實在需要一個強而有力的姿勢,去壓抑那隨時毀壞我整個人生的悔恨和痛楚。(《學習年代》,頁25)

車外猛烈的陽光忽明忽暗,婆娑的樹影打照在書上,變幻萬千的圖案就在我合上書本的一剎,嘎然消失。

1 則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