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

陌生是長時間的遺忘,長期在現實生活中營役而不知其所歸向。我存在了,生命之在,起迄無端,欲著而無著,是原始自然的躍動;它滿盈激動,總要求發放出來,宣洩無餘。正因其要求宣洩而又不得通道,千頭萬緒困蓋一起,蜷伏回去,內中迴旋流蕩,而形成內心的陌生感。《陶國璋,哲學的陌生感》

[初看其文,年尚少而不解其意;爾今稍有體會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