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遊九寨之補遺─原住民與外省人的衝突

(這是去年九寨溝遊的隨筆節錄。)

九寨溝,今天總算是見識到了。

印象較深刻的是五彩池、鏡海。

聽導遊Michelle說,90年代來九寨要乘一星期的車,沒有酒店,更遑論賣食物的商店了。是旅遊業帶旺了九寨溝的經濟,改變了當地人的生活。但同時她又不無感慨地說,遲些九寨溝可能再也看不到了。是的。這般人潮如鯽,對任何受保護的世界遺產區來說,都是莫大的傷害。當地的人民生活也許都富裕了,但原來的生活方式也就慢慢地消失了。

就好像今天的「藏族人visit」,除了服飾與口音外,一些東西正慢慢地消失:歌者唱著西藏的歌曲,臺下的人毫不在意她在唱什麼,只顧取悅遊客而唱廣東歌,連家母也都承受不了這虛偽。這實在是太「消費」,也太商業化了。

突然想起了「賽德克‧巴萊」……漢人來了,藏人有錢了,但失去了牧地失去了秏牛的藏人,還是藏人嗎?

就像Michelle,她在黃龍附近的小鎮住,是西川人;她很想奮力向上,搬進成都這大城市,也像「藏族人visit」大媽的兒女般,可以進入成都大學接受教育。但在文化/身份認同被視為分離主義的內地,融合其實就是欺壓,風景區的設立,背後受壓迫的,卻往往是原住民。

Image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