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寫作-1-寫作形式

在考慮寫一本書整理過去數年搞NGO參與社會運動的經歷。首先想的,是有關寫作形式。

Issiah Berlin把思想家分為狐狸和刺猬兩大類型:用20年寫一本正義論,終其一生專注於正義理論寫作的John Rawls,是讓人可敬可畏的刺猬;狐狸呢,我心目中的理型,則是可寫飲食文化文學哲學辦書院搞愛理想Youku頻道的梁文道。

我深知自己需要一個持續外在刺激的環境下寫作。在打這段文字的當兒,身在誠品邊感受四周環境變化用IPhone打字在Wordpress的介面寫作,是我理想的書寫形態:在極短、少於30分鐘的寫作時間裡極度集中,但可持續累積。

於是希望這是一個互動的書寫過程,或更像是一個書寫實驗,結合當下意識流的書寫形式。現刻我想的是:假如把香港的公共圖書館私有化,可不可以都變成一家又一家的誠品?

下星期,我會講講對公私合營與社會創新的一些想法。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