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之城」?不如在粉嶺高爾夫球場上蓋起屋吧

文章的標題大抵會令本欄的讀者嚇一大跳,說「異想天開」已經是給足面子,但如果連獅子山學會圍欄式般圍繞粉嶺高爾夫球場的建議也可以成為「政策建議」上報,葵青貨櫃碼頭明顯高污染之地也可以上蓋起屋,建議保留粉嶺高爾夫球場,然後再起一個上蓋興建房屋,又有何問題?

圖片來源: 索氏藝域Sophia’s Art

四月初香港大學與工程師學會物流及運輸分部舉辦論壇,擺明車馬為葵青貨櫃碼頭上蓋起樓做勢,更請出嚴迅奇先生為這個「概念性建議」添加血肉,以出色的演示技巧與精心設計的圖片,把上蓋演化成「天空之城」。

有趣的是,整個論壇對建議幾乎毫無任何質疑及反對的聲音,在席一名環保顧問專家,居然沒有直接反對嚴迅奇方案中荒謬絕倫的做法:面對卸貨區及遠洋船排放的一面,先起一列較矮的商業大樓,用以阻隔噪音及空氣污染,然後才在商業大樓的內圍興建住宅,稱這個方案在工程上能夠有效減低噪音及污染。

這個方法有沒有效呢?在席的環保顧問保持緘默,甚至聲言碼頭上蓋住宅落成後,遠洋船的空氣污染排放會因設立排放控制區而大幅下降,到時即使住人也沒有問題,令嚴迅奇可以安心說出一句:「有專家支持,令我對建議更有信心。」

實際上,青衣青鴻路早有一幅備受爭議的綠化地,政府多次向城規會闖關申請改劃公屋。該幅地皮距離九號貨櫃碼頭僅有300米,一直是用作阻隔噪音與空氣污染的緩衝區。根據蘋果日報在2016年的相關報導,政府早於1991年的環境評估,便已經指出九號貨櫃碼頭會為附近的美景花園及長青邨居民造成噪音及空氣污染,因此才有緩衝區的概念,在住宅區域與碼頭之間作為屏障。

青衣公屋變成貨櫃碼頭的污染人肉屏障 (圖片來源: 蘋果日報)

這種在緩衝區興建公屋的做法,當年香港大學房地產及建設系教授黎偉聰明言是「極不合理」,「從未見過咁嘅規劃」。可惜原來規劃署的規劃專員,已經視將來住公屋的市民是「緩衝區」

香港發展長年地產主導,為求可以起樓,環境的關注往往只能夠靠邊站,即使這影響的是住戶的健康。作為緩衝區的地方,部分後來改建成為「服務式住宅」藍澄灣(原本是美孚油庫),規劃用途是商業用地,買的人卻以為是住宅。香港01的一篇訪問,詳細描繪出藍澄灣住戶之苦:以為住宅前的三座酒店可以作為屏障,怎料貨櫃碼頭24小時運作,噪音根本不會消失,強燈亦會令人不得安眠。

我們或者更應該放眼未來。根據政府《2030+》的諮詢文件,預計到2020年,全香港二氧化氮污染最高的區域,正正是貨櫃碼頭所在的葵青區;根據環保署2016年的污染物排放清單,船舶排放佔香港所有氮氧化物排放的37%,是所有類別之中最高,現有的減排技術主力是減懸浮粒子和二氧化硫,而不是二氧化氮。亦即是說,在過去、現在與未來,圍繞貨櫃碼頭的就是延綿不盡的噪音、光污染與空氣污染。

預計2020年香港年均二氧化氮水平超標地區 (紅色框內部分,圖片來源:政府2030+文件)

其實我們早有一幅佔地54公頃,基建早已起好,土地已經平整,但卻閒置16年的用地:立法會近日討論迪士尼第二期用地閒置16年的問題,預計要到2025年,政府才會和迪士尼商討閒置用地的用途。正如本欄作者鄒崇銘於上星期提及,只需要把連年虧損的迪士尼主題公園關閉,便可以即時得出280公頃的土地(連同第一期)。

其實有關的提議,早於上年九月一個國際智庫Global Institute For Tomorrow青年領袖訓練營的研究報告亦有所提及。研究報告發佈會上,行政會議成員羅范椒芬女士亦表示有關構思大膽和創新,而研究報告的撰寫成員,其實亦包括運輸及房屋局的政治助理,不知道運房局的官員是否亦可以向發展局提及有關構思,在土地大辯論中引入有關建議以供公眾選擇?

行政會議成員羅范椒芬表示回收迪士尼土地想法大膽有創意 (圖片來源: SCMP)

該研究報告其實亦提出在土地大辯論中為人忽略的一環:現時的政府架構令土地供應過份地「向錢看」,令房屋供應往往側重於如何可以在私人市場賣到更多的收益,而不是在供應上如何可以令到房屋變得更加可負擔。報告內的具體建議,是把房屋署、地政總署及規劃署分拆出來,全部歸由一個新的政策局─房屋局所統轄,以集中處理造地起樓的事宜。

這樣做可以有助處理現時房屋政策的兩大問題。第一,現時的運輸及房屋局權大責任也大,未能同時有效處理房屋及運輸兩大項政策,往往會鬧出顧此失彼之象,局長亦未能全力集中精神優先處理香港住房不可負擔的問題。第二,現時運房局可以為土地政策提出建議,但對地政總署卻沒有管轄之權,不能決定什麼土地可以用作興建公營或私營房屋。房屋局的設立,不但可以令房屋興建政出一門,讓局長可以集中精力解決房屋可負擔性的問題,更可有望一改地政總署只顧土地租值而往往犧牲房屋興建重要性的積習。這絕對值得政府內及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一眾有識之士,拿出來作為土地大辯論的後設討論選項。

GIFT研究報告建議的房屋局架構 (圖片來源: GIFT網頁)

文字版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