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竹之後 ─ 返工or not返工?(The Day After Typhoon Mangkhut)

今日多得Patrick Fung的英明決定,我們整個機構得以home office,避開今朝的恐怖場景。

假如我還住在粉嶺/上水,睇怕今朝都要行路去大埔,先開始用兩個鐘時間去九龍塘再轉地鐵然後再過海。

朝九晚五的返工制度,基本上建基於工業時代的生產場景,除了必須在現場的服務工種,我想不出有什麼理由,一定要維繫非要強迫所有員工在同一時間同一個空間出現的工作倫理。

例如,我就利用了今日的時間好好修復家居的破損,(例如這個被風吹了出來的抽氣扇),再實時覆email約訪問安排寫文工作,不見得會犧牲效率。


從環保理由(減碳減排放減擠塞)、到工作理由(維持員工士氣有時間回復元氣體諒居於偏遠地區員工的處境)、甚至是從管治角度出發(贏得市民掌聲換取時間恢復城市規律),實在想不到今天要求打工仔必須返工的理由,不論是在私營還是公營的機構。

本來,這可以是一種極佳的社會實驗,從社區、機構以至是政府的層面,如何革新工作倫理以至社區建設,齊齊在所屬的社區撿樹枝清理街道,邊談話邊和平日少有接觸的街坊鄰里建立關係,好過民政局每年用幾億攪伙伴當自強去建立所謂的Social capital。可惜今天大家還是要在擠塞的港鐵站中,頂著怨氣罵政府,到頭來也改變不了什麼,平白再為這本已犬儒至極的城市,再增添更多怒氣而已。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