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咩咁睇唔開搬入大嶼山 – 公公雜憶

寫了兩篇很實際的交通和租金考慮,好像沒有很具體地回答為什麼要選擇這裡。其中一個原因是已過世的公公。

倒不是直接是因為他。這不太可能,但回想起來一些記憶碎片,拼湊起來,有些決定,早在很久以前,已然成形。

小時候到大嶼山探望公公,可是一件頭等大事。那是一九九零年代初,家住上水,仍然可見農田,沒有青馬大橋和九號幹線,需要早上六時起床,由上水乘火車地鐵到中環,搭船慢慢地經梅窩上岸,再轉乘巴士到公公的家,到埗時往往已經是差不多十一點,可以吃午飯了。

在車上可以看書打gameboy消磨時間,在船上可以玩啤牌吃杯麵看風景,那時大概不會懂得分交椅洲坪洲長洲,但總會記得船的頭等倉的風光與食物香氣。

這些「經驗」,大概是我不太怕暈車浪船浪,可以在搭車時間看書看reading甚至構思paper和專欄文章的「本錢」。


小時候對公公的印象,是腿很長,身很直,總是走得很快,然後要從後苦苦追趕的背影。很早已經知道他是貝澳小學的校監,但可惜總沒有機會到學校去看看。

但記得吃雪榚。不記得是幾多歲了,就在貝澳的海灘,那時不懂自由行沒有帳幕似乎也未知什麼是濕地破壞的日子,可是水牛們仍在,在海灘吃著雪榚,就在公公背影趕呀趕,趕著趕著就是一天。


小朋友總會覺得時間過得很慢。那是有理論的,對於一個五歲的小朋友,一年就相等於他人生的五分之一;但對一個五十歲的中年人,一年只不過是他人生的五十分之一。當時在公公家的一個深刻印象,就是下午三時躺在沙發上,一時看著那小學教室常有的灰色大吊扇在轉呀轉,一時聽著掛在牆上那銀色的掛鐘剔剔噠噠的聲音,一面想念著為何過了這麼久還只不過是三點三。

現在搬了入大嶼山,那個銀色的掛鐘仍在,頭頂仍然是那個灰色大吊扇,不過就再沒有閒情逸致再胡思亂想了,要找公公,也要走上附近的山頭,看看那寧靜的海,曾經一起看的那片海。


即將搬入大嶼山,身邊朋友大多很詫異,彷彿我做了一個很錯的決定。最關心的就是「你要用幾多個鐘返工」及「你平時會食/玩D咩」。

於是很想開一個column,專講搬入大嶼山/在大嶼山生活的種種,以至一些連帶的生活觀察與離記。

做咩咁睇唔開搬入大嶼山 – 序

仲咩咁睇唔開搬入大嶼山-租金與時間成本

做咩咁睇唔開搬入大嶼山-交通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