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攬炒」的運動操作

圖:轉載自立場新聞

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市民,面對幾個星期以來的暴力場面,最常見的反應是,跟身邊朋友解釋現場與媒體報道的差異,希望可以釐清誤解,爭取與團結大多數民意與政府周旋。

自7月1日以來,包括筆者在內,有不少年齡稍大的,都抱着保護學生的心情走進現場,好些朋友還愈走愈前。我斷言不少上街的中老年人,都對運動有一種道德想像,認為大家都是被迫走出來,沒有太多計劃,學生不應該是運動的主體,其他人有道德責任出來保護他們。

但如果讀者有長期追蹤連登,不難發現一些被認為「高質」的「戰略文」及留言,是完全反對上述那種團結大多數的「運動想像」。這些評論認為,面對政府與建制的強力打壓,參與運動者不應該以贏家的心態去制訂策略,必先以輸家的心態為前提。

什麼是「輸家的心態」?與主流評論的假定相反,輸家就是在承認己方在資源的絕對劣勢下,思考如何令贏家意想不到,或者就算是想到,也無辦法不參與博弈的運動策略。「攬炒」,當下就成為輸家最理性的選擇。

影響運動現場走向的,往往不是單靠因義憤而走出來的群眾。團結一致的畫面固然感動人心,但媒體很難捕捉在最前線有着堅定信念和策略目標的少數。人數不用多,只要有1000人,假如他們都抱着某種「攬炒」的想法,再加上對追求公義的熾熱之心,很難不對運動現場走向產生決定性的影響。

這與一件成功的市場產品周期非常類似。作為市場的領導者,你需要的不是鼓動大多數的群眾,而是鼓動first follower,少數的初期追隨者。

「攬炒」的「精要」在於:要令局內每一個人都因為輸家的決策而損失。提倡「攬炒」的人之所以可以這樣做,是因為輸家本來就已經是輸家,根本沒有什麼可以再輸。以這個角度而言,如果「攬炒」的話,他們的損失是所有群組之中最少的;弔詭地,也就能夠成為整場運動相對獲益最多的群組。

讀者要用這個角度思考,才可以稍為代入為什麼有人看起來如此「絕望」,而又不計成本奮不顧身地投入運動:因為他們不單只是天使,還是馬基雅維利的信徒;選擇「勇武」的人,會特別着重運動策略如何才能有效達成目標。

從這個角度理解「勇武派」衝擊警署的行為,無論他們是否自覺,對於其他正在考慮要不要出來聲援的人來說,都會產生錨定效應(anchoring effect)。錨定效應本來形容一種認知偏差,人類會偏重於先前取得的、與進行決策完全無關的資訊,作為決策時一個參考的基準。套用於「反送中運動」的情況,當其他群眾要決定是否落場參加示威、或者種種不合作運動時,「勇武派」的衝擊行為,會客觀地「提升」所有參與群眾對使用武力合理程度的期望。

對於奉行「攬炒」策略的運動參與者來說,衝擊行為是把中立者「拖落水」的必要手段。中立者難以被游說,理由是他們某程度上是現行制度之下的贏家,所以才有保持中立的餘裕;要破局的話,就只能從改變整個遊戲布局的策略着手,為整個利益格局重新洗牌,迫使中立者利益受損,轉為以輸家的角度來思考自己的行動策略。

當有一部分的示威群眾抱持「攬炒」策略,衝擊社會底線的行為就會持續不斷地出現。他們不會假設政府會作出任何退讓,因為(根據他們的理論)客觀環境非常有利於贏家全取,政府與其支持者就是制度下的贏家,毋須坐下來跟輸家談判。持續出現的武力衝突,矛頭直指警察濫暴,不論起因是警察使用過分武力,還是黑社會在接近無政府狀態下使用暴力對應,都是逼迫中立者必須「看見」他們選擇「看不見」的社會現實所必要的手段。

希望香港社會可以平息下來的人,會期望政府與示威者可以進行對話與談判。但這個「良好」的願望,對於示威者而言,似乎(至少短期內)不是最理性的選擇。「提出對話」本身對於參與6月16日遊行的200萬香港市民而言,其實就意味着拋出一個暴露底牌的first offer。如果套用「攬炒」的運動邏輯,就是會被贏家發現原來輸家還是「有嘢可輸」,再次代入贏家角度思考而全盤失敗。只以道德感召規勸使用武力衝擊的示威者停止衝擊,不但不理解前線情緒,亦不明白「攬炒」邏輯背後的策略考慮。

香港現時的「反送中運動」,仍是抗爭而非革命。「和理非」仍是運動主體,抗爭的最終指向,必然離不開與政府的談判角力。

在談判的格局上,政府能夠有恃無恐在8月5日的記者會上,繼續無視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及全面撤回修訂《逃犯條例》的社會共識(根據香港民意研究所8月2日的民意調查),定性運動為「時代革命」,企圖為運動訂下破壞社會繁榮穩定的認知框架(framing),正是由於決策者相當自信地可以掌握政府自身以至運動參與者的決策資訊,並且不害怕拋出強硬回應會洩露更多資料供運動參與者參考,制訂相對應的策略。

政府其實深諳談判之道,就算不在談判桌,角力已經開始,搶先於民間凝聚回應之前提出一個相當低,甚至對很多人來說不可接受的條件。從行為經濟學的角度,政府正是利用錨定效應來嘗試獲取談判的優勢。對於民眾而言,在政府已經拋出「壽終正寢」論及「穩定社會」論之後,能否扭轉博弈局面,將取決於民眾對自身與政府資訊掌握的程度,拋出(至少是)一套可突破困局的講法。否則,為打破政府論述產生的錨定效應,「勇武派」將無可避免地繼續衝擊,社會只能繼續「攬炒」,市民仍需長時間忍受武力衝突處處的日常。

運動參與者是否提出首次交易條件(first offer)的考慮矩陣,假設雙方對自身決策資訊掌握都非常充分,先提出交易條件的一方,往往會因錨定效應而獲得較佳的談判優勢,矩陣設計參考自Neale, M. A., & Lys, T. Z. (2015). Getting (more Of) what You Want: How the Secrets of Economics and Psychology Can Help You Negotiate Anything, in Business and in Life.

原刊於《信報財經新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