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二噁英來源及可接受濃度

環保署一份研究文件表列香港二噁英來源(見圖),以燃煤的發電廠及焚化爐為主要兩大來源,並不是今天因亂射催淚彈才出現的化學物。

分析環保署列出的數據,香港空氣的二噁英濃度其實呈下降趨勢,例如1997年7月荃灣的數據是0.147(pgI-TEQ),2019年9月的數據則是0.025(pgI-TEQ)。

不過,二噁英是可以從多個渠道吸收,包括空氣、水及土壤,據該份研究的估計,香港人每年從空氣吸取的二噁英,約為每日105pg I-TEQ,與當時其他國家的水平相若。

以一個成人70公斤為例,即是平均每公斤的日均二噁英攝取量,為1.5 pg I-TEQ,假設由飲食所吸收的二噁英亦為每日每公斤1.5 pg I-TEQ的話,即香港人一日的二噁英吸取量為3pg I-TEQ per kg,不超出世衛訂立的可容忍水平 (Tolerable Daily Intake) 1–4pg TEQ per kg per day。

由於人體只會不斷累積二噁英,群眾大量曝露於疑似二噁英的化學物下,即便不立即出現症狀,仍可能會累積至接近發病的水平,日後即使只是接觸背景濃度的二噁英,還是會出現集體性的化學中毒。

另外,小童的體重比成年人少得多,曝露於同一濃度下的二噁英,他們每公斤所吸取的二噁英會比成年人多得多,即使對成年人而言未超標,對小童而言可能已經是危害健康的水平。

環保署一日不公佈10月及11月空氣中的二噁英水平,我們還是未能確定催淚彈的廣泛使用,是否引致香港廣泛地區二噁英水平上升。不過,由於香港的監測點只有中西區和荃灣,似乎不太可能會捕捉得到中大、港大、城大和理大的實際情況。這些則只能透過實地取樣化驗,才可以計算進一步的健康影響。

環保署文件可參:https://www.epd.gov.hk/…/w…/studyrpts/files/final_report.pdf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