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咩咁睇唔開搬入大嶼山 – 年結

1. 久未更新,社會環境固然是一個理由,發生事情之多,也讓人沒有時間停下來整理思緒。

2. 9月起領養了兩隻貓—小虎和小丸子。小丸子是探索者,但偏怕見人;小虎比較笨,連撥砂也是小丸子教的,但很黏人。溫習的時候,小虎往往會跳上盤坐的大腿上討摸,那溫暖和均勻的呼吸聲,讓我想起小時伴我共同研讀研究院的小狗豆豆。

小虎好像很用功的樣子
和當年的豆豆一樣,最黏人

3. 如願以償成為了Slash。住大嶼山其實非常適合決意要攪社區營造的我。時間分配需要異乎常人的紀律。一星期有兩至三天需要出港島繼續環團的工作,每個月有整整一星期是上芝大布思商學院的EMBA,然後大概一個月四日當上土地教育基金的兼職總幹事,剛剛才在梅窩攪完一個退修營。

4. 偏遠是現代社會罕有的奢侈,因為距離而衍生的抽離感,最適合拒絕一窩蜂做別人都在做的事。進入鄉村是另一個世界,另一種邏輯,可以稍稍讓人忘記外在的紛擾。

5. 終於找到兒時那個常游水的水池。可惜因為水乾,幾乎都露出整個池底,但很開心可以和父親母親大人一起,重新發掘整條由屋企上山,然後到燒烤營,再經引水道落山,游繩落水池的新郊遊路線。難度低一些的,可以不行澗落山,而是直接走向貝澳。這已經成為我們假期的晨運路線。

兩老是爬山高手,不能看輕唷
好好玩的,當是日常游繩練習吧

6. 生出在村內種下野的念頭,父親和母親大人整理了在屋附近的一塊小斜坡,應該會種香草如羅勒薄荷,也會種芒果檸檬和木瓜樹,外母大人原來也是種米種菜的高手,不經不覺就由一個小地方串連起彼此。只是需要防牛牛把苗都吃個精光。

被牛吃掉了一半的芒果苗

即將搬入大嶼山,身邊朋友大多很詫異,彷彿我做了一個很錯的決定。最關心的就是「你要用幾多個鐘返工」及「你平時會食/玩D咩」。

於是很想開一個column,專講搬入大嶼山/在大嶼山生活的種種,以至一些連帶的生活觀察與離記。

做咩咁睇唔開搬入大嶼山 – 

仲咩咁睇唔開搬入大嶼山 – 租金與時間成本

做咩咁睇唔開搬入大嶼山 – 交通費

做咩咁睇唔開搬入大嶼山 – 公公雜憶

做咩咁睇唔開搬入大嶼山 – 身份

做咩咁睇唔開搬入大嶼山 – 生活雜事

做咩咁睇唔開搬入大嶼山 – 生活小技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