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大米供應到草莓生產

武漢肺炎肆虐,「盲搶糧」成為全球現象,如何保障糧食生產的穩定,勢將成為各國焦點。香港雖暫時未有糧食危機,但港人理應居安思危,思考應對策略。

File:Reflection 2 The Rice Grows.jpg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根據工業貿易署的資料,截至2020年1月31日,香港大米的存貨量為12700公噸,以香港人口750萬、每人每年平均耗米量41公斤計算,存貨足夠每人食用15日。香港大米的主要供應地為泰國(佔總進口49.2%)、其次為越南(佔總進口29.7%)、再其次為柬埔寨(佔總進口9.7%),至於中國大陸則只排第四位(佔總進口5.9%)。

表:香港2010–20年大米進口比例變化 (資料來源:整理自工業貿易署)

如果說有什麼會影響到香港大米的進口供應,除了地緣因素外,很多人都未必留意到全球暖化帶來的極端天氣影響。這可不是說笑的──根據大米專家、美國UC Davis Pamela Ronald教授的估算,單單是印度及孟加拉兩國,每年就有高達400萬噸的大米,因為洪水泛濫而完全毀壞。本來這些米足可以養活3000萬人。全球暖化所帶來的極端天氣,只會令這類因洪水泛濫而造成的糧食損失變得更嚴重。

從這個角度來說,如何規劃土地來生產糧食,保障糧食供應,可以說是本世紀所有國家都必須重視的頭等大事。無奈在目光如豆的香港政府眼中,農業就只是佔地80公頃的農業園而已,其餘的都可以透過「土地共享」,點石成金變成住宅和商廈供炒家炒賣。

一說到本地糧食供應,有些人便會搬出香港一介彈丸之地,農業難以發展成為產業之類的論調。我認為其中的一個關鍵,在於不少人對於農業仍然存在很多成見,包括農業產業化所必須的品牌建立過程。本欄「社區設計如何種出永續番茄品牌」一文刊出後,曾有漁護署職員聯絡了解建立品牌的意見──關鍵在於,農產品品牌建立是一個漫長的投資過程,由研究、育種、消費者調查、土地規劃等都缺一不可。當中日本栃木縣草莓生產的經驗,個人認為非常值得參考。

香港人非常喜愛來自日本的草莓。根據日本農業政策部的統計,日本出產的草莓,有86.3%都是供香港食用(2015年),當中由栃木縣生產的「櫪乙女」,佔出口香港草莓量的一成。栃木縣是日本的「草莓王國」,自1968年起,栃木縣草莓的產值與產量都是全日本第一。

究竟栃木縣的草莓生產有多厲害?我嘗試列舉些數字:2018年草莓總出產24900噸,種植面積545公頃,總值217億日元 (約15.6億港元,比2018年香港所有農產品產值10.3億高出51%!)。相對於1972年300公噸的產量,現時產量足足提升了83倍,但用地卻是當年(1200公頃)的不足一半。

品牌與產量的建立並非一朝一夕之事。栃木縣也足足用了20年的時間,才能夠擺脫二戰後的各種限制,成為日本的草莓王國。為進一步強化研發能力,栃木縣更於2008年成立了栃木縣「草莓研究所」,強化栃木縣日本草莓研發重鎮的地位。

那麼草莓的育種是如何進行的呢?根據翻譯《島耕作農業論》農業專欄作家的「一級嘴砲技術士」的描述,那是一個至少長達七年的漫長過程:第一年挑選10000顆苗進行試種、第二年是30個、第五年是5個、第七年則選剩最後一個。所有在研究所出產的品種,都會經歷這「萬中挑一」的過程,研究員的工作就是為各品種「評分」,包括植株的抗病性、以至果實的風味、外型、甜度、香氣、口感等等。由這嚴格過程出產的「櫪乙女」,難怪成為長銷的品牌。

除了研究角色,政府的政策介入亦非常關鍵,例如對消費者購買習慣及開支模式的統計,絕對有助規劃生產產量。栃木縣「草莓研究所」會進行縣內草莓消費者的深度訪談,每組6人的聚焦小組,每次考察不同的年齡組群(最近的一次是20–30歲有小孩又喜歡草莓的女性),了解購買草莓的渠道、頻度及個人喜好。

這些資料會統合成日本家計調查,得出一個草莓消費的整體圖象,包括全國市縣的草莓年購買數量及年支出金額,亦有長期趨勢的分析:以栃木縣為例,2018年人均草莓購買量是755克,大約是3包的份量,相較1998年時減少了1包的份量。全國方面,

2018年日本人人均新鮮水果的購買量是24公斤,相對於1988年的37公斤,大幅減少54%,支出金額則由最高峰的15000日元減至12000日元。相比起來,香港連找到一個關於有機消費的統計數字亦異常艱難,要評估產業發展潛力亦不知從何說起。

要成就一個產業,絕非如某些經濟學教條所言,只需要確保自由市場就萬事皆吉。由栃木縣的草莓生產,我們可以了解到農業品牌的建立,必須有農業政策的扶持。政策並非由空洞的口號和綱要組成,長遠數據分析與長期研發投資,才有可能種出持續熱銷的品牌。

之所以花極大篇幅介紹栃木縣的草莓生產,是希望讀者了解到農地種植,絕對是可以種出持久而又有高經濟回報的品牌。同樣是550公頃的土地,大家會選擇種出全港市民愛吃的栃木縣草莓,還是把這些土地都變成棕地作業?政府的「新界棕地使用及作業現況研究」指出,遭「平整」的農耕土地,有379公頃變成倉庫,有106公頃用作泊車,另外有88公頃用來擺貨櫃。我們真的要問問自己,一個國際城市的長遠規劃,是會這樣任由農業儲備,變成一個個的荒地倉庫貨櫃場嗎?

原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