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咩咁睇唔開搬入大嶼山 – 離地生活

小丸子近期最愛藏身之所

1)「離地」是香港最流行用來批評人的詞語,大家都太理所當然地,認為自己賴以生活的地面才是主流,甚至才是「香港」,已經沒有餘裕和空間,去接納和理解看起來很不一樣的他者。

2)住在大嶼山南部的村落,很難不「離地」。疫情下,我的生活是異常地規律:早上六時小虎叫起床,通常我會貪睡多一小時,起身看看窗邊升起的旭日,一邊吃早餐一邊check電郵,然後和小虎小丸子散步,順便在後山澆水看看植物的成長,讓陽光灑照整個身軀,覺得夠力量了,九點便正式開工上堂或工作或做功課。大約十二點準備午飯,偶然會自己煮,更多的時候是去梅窩麥生記吃午飯,那可能是一天之中見到最多人的時段。吃罷可能會在菜檔、超市或銀行辦一點雜務,之後乘巴士回家,通常是一點多,不會超過兩點又再正式工作。如果要約人開會,多數會集中約在這些時段。黃昏六點,通常開始休息,簡單洗澡。如果父母都在,便可以不用煮飯;一個人的時候,都會花時間用最不濟的廚藝勉勉強強煮些最簡單的餸。好在有電飯煲,唯一的自信就是自己煮的飯比起大部分人或餐館煮的都好吃,珠在市區上班,回到有時八點,有時九點。這等候的期間,可能會閱讀,可能會打電話處理事務;假如晚上要上堂,或者約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學做功課,那便自己先吃。如果是這樣,珠回來的時候我在上課/開會,到了晚上十一時/十二時的時候,她可能便已經睡了,而我終於完成了一天的功課,兩隻貓通常都沒有睡,就守在身旁,除非吃了貓罐罐,便可以安心地躲在窩裡。

3)所以(至少暫時)昔日趕車趕船返工的「日常」已經離我很遠。我的日常是孤獨(但不寂寞)而敏銳(因隨時有牛殺到屋前吃花吃作物,或者小虎小丸子發現屋內有黃蜂),完全沒有staycation或放假逼往郊區行山打卡的欲望。不過城市的事仍然不時纏繞。有時會發惡夢窒息,以為催淚彈的粒子仍然依附在衣物上;半夜醒來,拳頭緊握想起剛剛疑幻似真的逃跑情節,偶爾會想起去年在異地讀書時同學們的冷漠。定過神來,望望身旁,是熟睡的珠,和駐足窗前、把窗簾偷偷拉開的小虎,小聲喵了我一下,像是要對我說什麼。我摸摸他的頭,看看窗外漆黑一片的夜,風聲很緊,看來又是一個難眠的夜。

---------------------

即將搬入大嶼山,身邊朋友大多很詫異,彷彿我做了一個很錯的決定。最關心的就是「你要用幾多個鐘返工」及「你平時會食/玩D咩」。

於是很想開一個column,專講搬入大嶼山/在大嶼山生活的種種,以至一些連帶的生活觀察與離記。

做咩咁睇唔開搬入大嶼山 – 

仲咩咁睇唔開搬入大嶼山 – 租金與時間成本

做咩咁睇唔開搬入大嶼山 – 交通費

做咩咁睇唔開搬入大嶼山 – 公公雜憶

做咩咁睇唔開搬入大嶼山 – 身份

做咩咁睇唔開搬入大嶼山 – 生活雜事

做咩咁睇唔開搬入大嶼山 – 生活小技能

做咩咁睇唔開搬入大嶼山-年結

做咩咁睇唔開搬入大嶼山 – life projec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