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營造為什麼這樣難

第一,是動機。為什麼想搞社區營造呢?可能是因為工作身份,例如區議員本來就是「做區」的,需要和街坊定期搞活動;或者是組織者,需要和街坊共同砌議題;或者是社區規劃師,專業人士希望規劃過程街坊有更多say和主導權;或者是campaigner,一齊使用公共空間擴闊社區想像。不一而足。

這些動機都很好,也各自做到一些很出色的活動。但搞活動,很容易變成谷人流、攪gimmick、打咭過後,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搞手burnout,原因在此(親身經驗)。

動機,應該是工作以外的,更深層的,和一個人的identity相關。

木下齊,是日本著名的「地方再生企業家」,高中時為了參加早稻田商店會的活動,甚至大學也不讀(住),一直做到全國商業街合資的「商業街網絡」董事社長。在他的《寫給凡夫俗子的地區再生入門》,便以自己的經歷虛構出「瀨戶淳」這人物,如何由東京一個渾渾噩噩的打工仔,誤打誤撞回到家鄉創業經營「欅屋」的故事。

一直沒有想過回鄉,即便父親去世,家族生意便由母親打理,直至母親年事已高,只好賣屋拿退休金。「瀨戶淳」回家鄉處理出售老家的不動產,重遇做餐飲cafe、市公所職員、廣告marketer等中學同學,參加完一次政府舉辦的失敗商店街活動後,在同學的鼓勵及幫助下,居然借錢開公司整修老家做起coworking+retail hub的業務,一個不小心成為「地區再生政策示範地區」的「示範計劃」。

沒有冠冕堂皇的動機,但這種「社區營造」跟我在香港接觸的不同。沒有刻意要求政府的資金補助,所以沒有燒預算、也沒有跑數的問題,因為做不到生意就要倒閉了。要說是社會企業嗎?但沒有刻意聘請在地人/社會弱勢,也不是導賞團train-the-trainer的business model,就是把自己的物業打包,出租,然後做地區生意

書中刻劃了極多我平日都會遇到或經歷過的場景。例如要不要搞市集的討論:

搞市集…要創造地區繁榮…其實根本不是這樣。市集是在沒人認為有辦法做生意的地方,讓大家實際體會,做法不同就可以吸引到夠多的顧客,創造能夠盈利的機會。我的市集裡還出現一天就可以賺到三、四十萬(日元)以上的人。這麼一來,擺攤的人能掌握自己是否夠格開店,周邊的商家也會開始注意到這個地點。採用這種方式,就能創造地區改變的可能性啦。

這不是單純鼓勵大家搞生意。回到動機的問題,一班人集中搞社區營造,一起搞市集的原因是什麼呢?拿著政府的funding,攪吸引人來的event;跟要支付擺檔費用,生意要創造營收然後一日決勝負的經營,兩者之間的動機和認真程度,才是能夠持續地改變地區的差異(所以生產型農夫/在地產業經營者是更值得尊敬的)。用這個角度看,大南街的仕紳化爭議其實搞錯焦點,或者太習慣用城市人的視角,想像不到鄉村面對的「人財兩失」問題。我不知幾想梅窩的涌口街會有返鄉青年進駐租舖頭,好食的餐飲太重要了,到時農場的有機菜就有更多出路。

搞社區營造不應只是一項工作,假如本身就是在地經營,聚集到一班同志一起創造營收,這就是搞社區營造最堅實的班底。搞社區營造之難,首要調整心態,做好經營。

(再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