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危機席捲香港 2030水淹全城?

IPCC(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又再一次發表重磅報告,罕有地以「code red for humanity」(紅色警報)來形容人類的生存處境。要說可能也沒有太大的「新意」,因為在門外漢看來,不外乎是重覆一些已經講了很多年的「要點」,例如現在是1850年有紀錄以來最熱的五年、「基本確定」極端高溫天氣變得更加頻繁和強烈、最近海平面的上升速度幾乎(相對於1901-1971年)增加了兩倍等「舊聞」。

對氣候危機幾乎「無感」的香港人會說,又如何呢?你會見到在環保團體的社交媒體放上一張北極冰川溶化的照片,然後一堆網友讚好「問團體負責人有沒有開冷氣」的留言;好些擔當不同重要位置的工程師們,異口同聲表示碳中和路徑不可能不依賴化石燃料,天然氣會使用一段很長的時間,對於中國2030年達到碳高峰的國家政策表示讚許。見到這些,你會以為氣候危機是距離我們很遠的東西,「最多天氣熱啲」,我打賭有一堆人在私底下會如此評論。

這也不怪他們,誰叫科學家們一般都擁有極度嚴謹慎言的個性,到現在才說有90%的可能,是因為人類影響到全球冰川退縮?身在香港的我們,未必會了解在美國,一班保守分子聯同相應的基金會、媒體及議員,不斷製造並發表「全球暖化是騙局」的論述,勢力強大到一個地步,科學家不得不以最強的證據反覆申述最基本的論點:全球暖化是由人類造成的,而不是「自然現象」。所以IPCC的報告用字一直很謹慎,但今次終於以「不可逆轉」來形容人類行為對地球生態體系的影響,不是數十年的「不可逆轉」,而是會持續數百年、甚至數千年。

記得兩年前明報引述美國某研究機構的數據模型,推算香港遇到高水位時有什麼地方會出現水浸,但香港天文台對當時推算結果有所保留,理由是與以往的研究及經驗有很大出入。我嘗試以較新的數據模型,了解「不可逆轉」的海平面上升對香港的影響(不是因為颱風,而是純粹因為全球暖化下的海平面上升),結果得出下圖的結果,這些地區都會處於海平面以下隨時被水淹:赤鱲角的西北;大部分的長沙灣、深水埗、紅磡、柯士甸、宋皇臺、啟德;部分的九龍灣、觀塘沿海、青衣東南、中環碼頭、維園、尖東、西九、大圍、沙田第一城、荃灣、元朗;整個米埔、錦繡花園、南生圍、攸潭尾……見到這個清單,即使是機會不大,也足夠讓政府動起來認真想想,有什麼措施可以防治這「極端氣候及海平面上升」導致的「自然氣氛災難」吧!

2050年海平面上升(RCP4.5),香港可能受到大範圍水浸影響的地區 (圖片來源:ClimateCentral.Org)

當然,針對CoastalDEM這數據模型的假設,我們可以爭論究竟是否過於高估海平面上升的影響,但即便如此,還是不可以忽視極端氣候對香港帶來的威力。根據China Water Risk的最新研究,香港很有可能會於2030年左右,就出現可以席捲5.87米高浪的超級颱風。大家還記得2018超強颱風山竹嗎? 山竹捲起的浪也不過是3.88米,主要影響維港、杏花邨及鯉魚門一帶,但5.87米的極端高浪,往往可以席捲整個香港島及九龍所有靠近維港的地區。加上極端氣候變化的意思,就是以往百年一遇才出現的事,演變成每年就出現一次(這是IPCC報告對2100年的預測),明日之後的劇情,將很有可能成為香港這個沿海城市的日常,假如我們還是以敷衍的態度來應對的話。

那麼我們的城市用什麼策略來應對這重大危機?舉個例子。城市的渠務系統對於應付大雨至關重要,那麼渠務署是否做好應付氣候危機的準備?據了解,署方所做的氣候模型預測,香港的海平面於2041-60年,只會上升0.23米,是天文台最佳情境下所預測的幾乎最下限(見下表)。由2041-60年,天文台所預測最樂觀的減排場景,即10年內必須碳排放減半的場景(而香港現時的減碳藍圖是沒有可能達到這目標),香港的海平面會平均上升0.29-0.36米,而不是渠務署預計的0.23米,這讓人有足夠的理由懷疑,政府是對自己的減排路徑太有信心,還是覺得天文台的預測還是太悲觀,乃至於覺得本地的渠務系統,可以不需要容納氣候危機所帶來的極端天氣以至海平面上升的系統性挑戰?

年代/減排最樂觀減排場景平均上升海平面幅度(RCP2.6)最悲觀減排場景平均上升海平面幅度(RCP8.5)
2021-20300.16米0.16米
2031-20400.22米0.24米
2041-20500.29米0.33米
2051-20600.36米0.43米
2061-20700.42米0.54米
2071-20800.49米0.67米
表:天文台在不同溫室氣體濃度情景下,對香港平均海平面變化的預測

香港作為國際城市的其中一個標誌:赤鱲角機場,亦將面對很大的挑戰。雖然在設計上對跑道及登機大樓等早有保護,但鄰近的道路及鐵路則並沒有在設計上考慮氣候危機的影響。根據China Water Risk的估算,最早於2030年時,部分連接機場的道路及鐵路,包括港珠澳大橋人工島,就會受到高達5.87米的海浪直接衝擊而被水淹。

以上只是從上升的海平面出發而引伸出到香港的影響。氣候危機從來都不只是影響溫度和海平面,從海水酸化、空氣污染、生物多樣性、土壤、森林、淡水資源以至氮磷循環等角度,人類已經在多個領域上超出地球限度。當大家仍然在犬儒地取笑支持環保的人是「環保L」,殊不知這種我行我素的態度,已經把人類的文明推進毀滅性的軌跡。再不立即行動,地球就不再是人類之友,而演變為人類之敵。

原刊於《信報財經新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