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業不只是水耕 在地能惠及社群

香港第五波疫情嚴峻,最新模型預計感染人數或達百萬人。全城染疲,貨運物流受嚴重影響,政府或將禁足,市民紛紛搶購食品,超市商戶可以吃的東西都搶購一空。在這緊急時期,本地菜大受歡迎,香港各個共同購買本地蔬菜的平台反應熱烈,農友亦紛紛反映有不少人徑自造訪農場以求一菜;另一邊廂,本年度的財政預算案只有寥寥兩段提及漁農業,分別是向「農業持續發展基金」及「漁業持續發展基金」再注資五億元,以及農業園77公頃用地的進展,宛如太平盛世的平行時空。

農業基金可以做什麼?香港政府對「新技術」情有獨種,但新技術絕非等同水耕生產。全球擁有先進農業技術的國家,最重視培植農產品的產業鏈,大學科研的資金投入非常關鍵,尤其於如何種植優質農產。本欄《由大米供應到草莓生產》一文提及的日本草莓產業,單是栃木縣便佔217億日元,當地更成立「草莓研究所」,強化栃木縣日本草莓研發重鎮的地位;在美國種植蘋果,是市場規模達40億美金的產業,威斯康辛州是主要產地,威斯康辛大學便設立「威斯康辛大學果樹計劃」,專門研究各種果樹的生長特性,為有機農夫提供全方位的技術支援,包括蟲害治理及市場推廣等,甚至連在如何決定採收蘋果的最佳時機的技術和指標都有詳細說明。康乃爾大學更有專門團隊應對全球暖化下極端天氣帶來的果樹失收,在當地設立多個天氣監測站,令農夫可以更快地就天氣的變化採取行動。

圖: 康乃爾大學為有機農夫準備的蘋果種植指引
圖: 威斯康辛大學為有機農夫準備的蘋果硬度測量儀,用以決定成熟度

讀者可能不明白準確天氣預測對農業有多重要,以為有溫室或水耕就萬事大吉。以種植蘋果為例,蘋果在遺傳學上屬於異型合子(heterozygous),每棵果實裡的基因型和果實本身不同,意味著野生蘋果難以複製上一代蘋果的特性(例如甜度和風味),因此,所有在超市貨架上的蘋果,都是以純系複製選殖(vegetative cloning)的方法栽植,果農會將親株的枝條嫁接到一段嫁接枝上,因此蘋果只能直接在土地上栽種。而好的蘋果樹,必須生長在四季分明的地方,在冬季經歷一段寒冷天氣,才可以在春季結果,更準確地說,蘋果樹必須在經歷冬眠期後,累積一定數量的「低溫單位」(chilling unit),在略高於冰點的低溫暴露800-1800小時,才能夠解除冬眠。全球暖化的冬天會攪亂蘋果的冬眠系統,蘋果在春天未來臨之前就開花,遂被寒流破壞而招致果園全面失收。以上資料都是威斯康辛大學果樹計劃研究的科研成果,對於美國蘋果產業的持續發展,貢獻良多,值得香港借鏡。

圖: 康乃爾大學的互動地圖模型,協助農夫計算不同日子下蘋果樹染病的風險 (圖片來源:康乃爾大學網站)

大學科研投放要經年累月才能夠有成果,在疫情的非常時期,如何能支援低收入及長者社群,可能是本地農業更重要的角色。筆者於大嶼山居住,村內長者去超市買菜,往往需要山長水遠乘巴士出門,政府是否有考慮過如何令他們有更充足的新鮮蔬果供應?

除了直接的食物援助計劃,我們可能需要更關心位於偏遠地區長者或低收入人士,獲得新鮮食物的機會。美國農業部推出「長者農夫市集營養計劃」,每年為超過80萬位低收入長者提供新鮮的本地蔬果、蜜糖及香料,在推廣社區支援農業(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的同時,又可以增進低收入長者獲得健康和新鮮本地食物的機會。美國農業部社區糧食專案,亦會資助立足社區、支援低收入人士的社區支持農業計劃,讓社區農場提高產能,令當地的非牟利團體得以設立多功能的社區「農園中心」,結合溫室、廣場、餐廳及廚房,推動農業社區的發展。美國農業部同時為「從農場到學校」計劃提供資助,令學童可以在午餐時享用在地的新鮮蔬果,同時協助支援小農處理學校餐飲服務相關的行政工作,截至2021年,全美有176個「從農場到學校」計劃,服務6800間學校及超過140萬位學童。相對於香港「農業持續發展基金」只關注「水耕生產技術」及「智慧農場管理」,美國農業部的支援則更為全面,由果樹生長規律、精確農業(precision farming)規劃、天氣預報支援、以至各項的社區農業資助,令美國農業產業鏈可持續發展。

作為推動香港農地保育的非牟利團體,土地教育基金於年頭推出「梅窩農業社區風土經濟復育計劃」,定位就是讓大嶼山及鄰近離島的居民,不但可享有在地生產的新鮮蔬果,而是以社區支援農業的模式,復育大嶼山的風土經濟。結合本機構「Made in Lantau有種大嶼」計劃,透過共營農墟、彰顯技藝等方式,招募學徒共同推動大嶼山品牌及社區經濟的發展,為日後以科技推動農業產業,提供堅實的社區基礎。

可能是包含下列内容的图片:4 位用户和户外

原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