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糧食危機的黑天鵝

烏克蘭與俄羅斯的戰爭陷入膠著狀態,香港人或者會覺得,地緣政治的變局與己無關。不過,假如大家有稍為留意國際新聞,有關戰爭很有可能會演變成全球糧食危機的黑天鵝事件。

俄羅斯與烏克蘭都是全球的小麥出口大國,2020年俄羅斯的小麥出口位居世界第一,達3700萬噸;烏克蘭居第五位,出口也有1800萬噸,兩個國家合計佔全球小麥總出口量的28%。由於戰爭關係,烏克蘭在其控制的水域佈置水雷,俄羅斯亦封鎖了黑海及烏克蘭最重要的港口城市、有黑海明珠之稱的敖德薩(Odessa),大量穀物被困在港口無法出口。根據《經濟學人》的估算,埃及、土耳其、巴基斯坦及黎巴嫩,小麥入口就有超過七成來自烏克蘭與俄羅斯,全球有26個國家有一半以上的小麥供應由兩國入口,大半個非洲與中亞地區都會面臨因糧食價格上升而引致的斷糧威脅。與較富裕的地區不同,這些國家的貧窮人口較多,有超過四分一的收入都會用於購買糧食,麵包與小麥製品更是這些地區的主要食糧,影響更大。

國家小麥出口量 (萬噸)
俄羅斯3727
美國2613
加拿大2611
法國1979
烏克蘭1806
表一:2020年五大小麥出口國及其產量 (資料來源: FAOSTAT)

國家小麥入口量 (萬噸)
印尼1030
土耳其966
埃及904
中國815
意大利799
表二:2020年五大小麥入口國及其入口量 (資料來源: FAOSTAT)

全球暖化帶來的極端天氣,令有關糧食危機風險雪上加霜。作為全球第二大的小麥生產國,印度於5月13日宣佈禁止小麥出口。位於印度北方的錢道利(Chandauli),受到連月的熱浪吹襲,某些地區甚至錄得攝氏47度的高溫,農田產量因而大跌。據了解,印度只會出口小麥予需要特別援助的國家,例如因烏俄戰爭而急需小麥入口的埃及。出於控制高通脹及保障糧食供應的政策目的,全球現時有26個國家實施不同程度的糧食出口管制,除印度及烏克蘭外,阿根廷、匈牙利、塞爾維亞及保加利亞,都限制或禁止包括小麥在內的穀物出口,這些國家都是全球重要的小麥出口國。在多重的打擊下,全球小麥流通量大跌,自烏克蘭戰爭開始,小麥的價格急升,截至5月17日,有關價格比起俄羅斯入侵前的價格高出38%。

圖一: 烏克蘭戰爭開始後的全球小麥價格走勢圖(資料來源: tradingeconomics.com)

有關糧食危機的討論,甚至已經上升到會導致某些國家出現饑荒的層次。在戰爭、全球暖化及COVID的共同影響下,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WFP)便估計,全球受飢餓所困擾的人會由八千萬,急升至三億二千萬。在今年5月19日的會議中,WFP便討論了烏克蘭敖德薩被封鎖是否「綁架」了全球的糧食供應,俄羅斯對此明確否認,但這正正突顯烏克蘭提供全球四億人口糧食供應的糧倉地位。

俄羅斯與烏克蘭合共出口全球30%穀物及67%太陽花油的供應,再加上全球禁運俄羅斯的天然氣出口,各項燃油的價格不斷上升。要知道影響農業生產的,除氣候以外,肥料的價格亦十分關鍵。天然氣是工業生產化肥的主要燃料(用以生產阿摩尼亞,氮肥的主要原料),在能源及全球穀物價格上升的情況下,生產肥料的成本必然上升。自2022年起,各主要肥料的價格已上升30%。假如農夫因肥料開支高昂而減少購買,收成可能會進一步下跌,形成惡性循環。還有與穀物相依連的畜牧業及生物燃料生產,連鎖效應之下,糧食供應的網絡就更形脆弱。

圖二: 2008-2022年全球主要肥料價值走勢圖 (資料來源: World Bank, Bloomberg)

構成完美風暴的要素還有中國小麥的收成:同樣受極端天氣影響,去年秋天中國出現廣泛洪災,影響了小麥的種植時間,中國農業部部長唐仁健便曾經分析,全國去年有1.1億畝的小麥晚了半個月播種,夏天的糧食供應可能出現變數。如果夏季收成不佳,中國需要在國際市場額外購入小麥,而同時封鎖在烏克蘭的糧食又未能及時運出的話,小麥的價格就會更高昂,全球局部地區便會面臨饑荒的威脅。不少評論提及的出路,就是要求俄羅斯開放對黑海地區的封鎖,讓烏克蘭的農產可經黑海出口,但這要經俄羅斯、烏克蘭及土耳其三方的同意,在這局勢下,將會是十分艱難的任務。

當在香港談及本地農業的重要時,總是會有某些評論認為,可以透過「背靠祖國」的優勢來穩定香港的糧食供應。但在全球糧食供應鏈越來越密不可分的當下,如何能夠分散供應風險,當是任何一個政府必須處理的要務。社區農業與農地保育,就是一個地區糧食供應的最後防線,失去了優質的農地,往往就沒有辦法可以輕易地復育過來。香港是富裕的城市,或者讀者會比較難以理解「有錢亦未必買得到糧食」的心情,希望今個夏天,全球(尤其是深受影響的北/東非與中亞諸國)能安然渡過糧食危機。

原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