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農地的「漁農業可持續發展藍圖」

施政報告提出將制訂「漁農業可持續發展藍圖」,漁業著墨相對較具體,農業方面,除拖延多年、仍未有具體建議的「農業優先區」外,暫未知具體的政策內容,據環境及生態局記者會的回應,藍圖的具體內容將於2023年內向立法會匯報。

暫時未知由生態及環境局牽頭制訂的藍圖,在可持續農業的取態上,是否會參照里山倡議,重視農地保育、鄉郊社區發展及傳統知識及文化的復育。但有一點可以肯定,農業的可持續發展,與其所相依連的地景、社區及產業息息相關,並不能單獨從產值的角度來衡量。

由是觀之,農地保育是可持續農業的發展之本,沒有農地,則決不能有可持續的農業,單靠水耕是絕無可能復興農業產業。現時農業園兩期用地合計約93公頃,當中有約75公頃為農地,但相對於過去數年維持約750公頃的常耕農地,農業園充其量只是整個可持續農業政策的一小部分,剩餘九成農業園以外的常耕農地何去何從,才是「漁農業可持續發展藍圖」成敗的關鍵。

讀者或會以為,農地農用是香港農業土地使用的基本假設。實際上,農戶往往因為各種原因,無法使用或租用被規劃為「農地」的用地,不少農場便租用了被政府規劃為「綠化地帶」、甚至是「住宅(丁類)」的用地,面臨各種迫遷威脅,無法進行大規模的資本投資,更遑論長遠規劃種植及土地使用。因此,要了解香港農業的實際狀況,便無法忽略綠化帶土地使用的演變。

施政報告進一步落實「北部都會區」的發展框架,其中一個焦點,就是都會區內的綠化地帶及農地,有多少會被改劃為住宅用途。筆者以今年初發展局回覆立法會財委會的文件,整理出各個新發展區內,過去三年(19-21年)農地及綠化地帶的改劃情況[見表],以供讀者了解相關的改劃趨勢。

 發展區總面積規劃範圍農業用途土地面積規劃範圍
農業用途 綠化地帶面積
改劃作
非農業用途農地總面積
改劃作
非農業用途 常耕農地面積
古洞北/粉嶺北新發展區6125812887.628
洪水橋/厦村新發展區712054277
元朗南發展2241010125
錦田南初期用地平整
及基礎設施
19005.94.8
東涌新市鎮擴展2500124.50.7
橫洲公營房屋發展計劃17.6003.50.05
屯門第 54 14.50013.72.9
新田/落馬洲發展樞紐
(包括北部都會區的新田科技城)
500 (有待檢討)
新界北新市鎮及文錦渡 (包括北部都會區的羅湖/文錦渡綜合發展樞紐)不小於1500 (有待檢討)
表:香港新發展區內農地、用作農業的綠化地帶、被改劃農地、及被改劃常耕農地的面積變化比較 (資料來源:立法會文件)

48公頃常耕農地被消失 綠化帶檢討需包括農地

綜合幾個新發展區的數據,農地是其中一個主要的改劃用地來源,由[表]可見,過去三年被改劃不再進行農業的農地面積,高達 154.2公頃,當中涉及的常耕農地面積,更有48.45公頃,佔農業園兩期用地超過一半。與此同時,根據漁護署回覆立法會文件,過去三年(19-21年)通過農地復耕計劃成功復耕的面積,僅有14公頃,平均輪候時間為三至四年。農地面積「入不敷支」,這是極其不健康的情況。要徹底落實「漁農業可持續發展藍圖」,就必須想辦法遏止常耕農地恆常「被消失」的現況。

綠化帶的確是其中一個重要的農地來源。單就數字上統計,數個新發展區被劃為農業用途的綠化地帶面積,高達204公頃。政府進行「綠化地帶檢討」牽涉的255公頃土地,當中有多少本來就是劃為農業用途,或者本來就是常耕農地?除改劃為房屋用途外,施政報告亦提及,將研究發展大嶼山南部約 1000公頃的綠化地帶作生態旅遊或康樂用途,可見綠化地帶是各類土地使用的「必爭之地」。筆者期望「漁農業可持續發展藍圖」,亦應該進行類似的「綠化地帶檢討」,搶救有優質農耕潛力的綠化地帶,才有可能創造「香港製造」的農產品牌,否則根本談不上有提升本地農產產值的基礎。

根據漁護署回覆財委會的估算,位處「北部都會區」內北區、大埔及元朗的常耕農地,約有200多公頃用作生產蔬菜,佔全港常耕農地接近三成。北部都會區作為政府未來主要的土地發展項目,新田、落馬洲、新界北及文錦渡等牽涉近2000公頃的土地,當中漁農業是否仍可擔當香港產業的角色,還是一如現時製造冰粒、木材回收製造、或醬油生產等鄉郊工業的命運,在一眾「高科技產業」的呼聲中,連一塊農地也保不住?「漁農業可持續發展藍圖」是否能名副其實,最終能保存及復育多少常耕農地,以開創本地漁農產業的品牌,將是漁農業是否可持續發展的關鍵。

原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