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stellar觀後隨感

讓人非常震憾的一部電影。原本想寫寫戲中的科學理論跟與《2001太空漫遊》的比較,不過網上已經有很詳盡的評論,就只記下一些隨感好了。
但可以肯定的是,上帝唯一不能改變的,是人與人曾經愛過,成為父母子女愛人朋友的種種事件;而在漫漫的時間長河中,這是我們唯一可以憑藉的紐帶,就如片中的Cooper與Murphy一樣,最終必將重遇。

觸不到的永恆瞬間

肉身作為思想及靈魂的載體,其進化的終極圖像,必會出現我們現時無法想像的形態,而當中人與人之間的接觸互動,存在者感知自身與他人的方式,也許會越來越不需依附肉身這「載體」,屆時Samantha與Theodore,便可以另一種的存在方式重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