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化以外的市區重建

注入文創產業,似乎已經成為發展廢棄廠房或是歷史文物的一貫處理手法。筆者無意斷言注入文創產業的行為,本身必然帶來士紳化的現象,亦非否定所有透過注入文創產業以挽救經濟活動日漸衰落的地區的嘗試,我只希望問一個最基本的問題,就是觀塘這個地區的地區經濟是否已經衰落到一個地步,必須透過注入文創產業,甚或是強迫轉型為「核心商業區」,才可以繼續存活?

超越推土機的重建想像

在香港談重建,彷彿就是推土機的代名詞,嶄新的高樓和商廈豎立起來之後,原居民便失去棲身之所,只能被迫遷離,原有的社區文化和肌理,便隨之消失。

士紳化(gentrification)是所有都市更新必須面對的課題。社區隨時間消逝日漸老化,透過市區更新改善生活空間,自然是不少居民的願望。如何能夠在都市更新的過程中,一方面吸引較高收入階層移入居住,增強社區經濟活力的同時,又不至於大幅提高原有地區的生活經濟門檻,讓原有的居民在重建之後也能夠原區安置,這便是都市更新會否淪為地產炒賣項目的關鍵。

在地青年@Locavore

在地生產、在地銷售已經儼然成為一股風潮,農曆年間一波又一波支持小販的行動,證明香港人已經逐漸明白社區經濟的重要性。在《站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未來》一書中,提及「在地青年」概念,意指一班不留戀於大都市,卻選擇回到故鄉或地區發展自己事業的年輕人。

稅制改革之必要

最近都在思考稅制的問題。以下是初步的推論:

1)土地、水、魚獲以至煤礦石油金屬等天然資源都是公有的,私人公司能夠佔據各種天然資源,並藉此牟利,其實並非因企業法人有天然資源的擁有權,而是因為他們能夠提供有效開發有關資源的服務,造福社群,因此才可保留有關利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