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城市需要多一點暖 多一點新思維

把有關概念應用到香港,我們是否可以想像把Parkcycle與Street Store的意念組合起來,讓本來只專屬於停車位的空間,變成流動的、可供無家者選購的Parkcycle Street Store?我們是否可以(例如)把中環20%的路段變為無車區,提供更多空間成為「車位公園」?只要我們能夠突破狹隘的公共空間想像,城市空間其實有極多具創意可共享的再用與再生的使用方式,有待公民社會進一步發掘與實踐。

釋中區公共空間 莫再重車輕人

早前巴黎推行無車日,艾菲爾鐵塔及香榭麗舍大道等被列為禁車區,民眾只能步行和以單車出入,遊客和市民的反應俱佳,既可以減少空氣污染,又可以創造更寧靜的環境,香港亦應效法巴黎,假日及周末在德輔道中推行無車日,作為改劃的試點

十大理由 改劃中區

經過多年醞釀和準備,德輔道中的改劃終於提上議事日程。面對空氣污染、交通擠塞、公共空間不足、城市規劃側重發展等積習,香港社會很需要一個可行試點,嘗試不一樣的規劃進路。

入紙城規會是第一步。改劃道路用途為行人專用區和環保交通工具專線,其意在於爭取道路使用權,有了行人和電車專區,再加上單車規劃的元素,庶民的城市空間爭奪戰便可向前邁進一大步,甚至改變香港的規劃積習。

單車節甩轆 反思單車城市規劃

問題是為什麼辦一個單車節要如此大費周章?假如城市設計本身已經考慮到單車使用者的需要,對單車騎行者有足夠的保護,那麼我們根本不需要這樣的一個單車節,單車騎乘就成為城市生活的日常,而不是一年才有一次的節慶。

改劃中區 市民共享

近日中區禁行電車的爭議,令市民驚覺香港城市規劃程序的荒謬,一個幾乎完全沒有理據的申請,照樣可以進入城規會的審議程序。不過,這個例子也予民間一個很重要的啟示——市民如何集結不同力量,揭開城市規劃的「專業」面紗,依據城規會的相關條文申請修訂圖則,以掀起一股由下而上的城市空間爭奪戰。

樹木值得有更好歸宿

其實,在城中的核心區,種植樹木的想像也不只局限於一棵一棵像插秧般間隔地栽種的,城中森林、廣場樹林帶等概念,看似是奢侈品,但偏偏就有城市把有關想法融入核心商業區之中,營造一條結合樹林帶、行人步道及商業活動的「綠色群帶路」(greenway)。

[佔領運動補遺] 抗爭藝術

這反映青年人在公共空間的藝術創作及行動,已經在挑戰自殖民時期以來,權貴所訂立有關空間使用權的遊戲規則。我們應該理解,佔領運動正正是一個平易近人、活生生的例子說明,原來庶民也可以透過自身微小的力量,一點一滴改變社會的權力結構。

遮打運動顛覆使用公共空間的想像

城市本來就應該有更多供人「佔領」和行走的街道。根據2010年的運輸署數字,港島區及九龍區市區的平均車速只有分別每小時20及24公里,其實並不比單車的一般車速(15至25公里)快多少。佔領運動不但讓大眾有機會走出日常,我們其實應該趁機了解,一個更重視以人為本的城市設計,爭奪原來屬於公眾的空間,本來就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