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力量(由社運到社創之三)

在香港這城市,同理心已經是一種奢侈品,在高喊本土的如律令之前,大部分代入他人處境的嘗試,都必須快速地歸邊到,你是否在捍衛本土利益的立場之上。群體與群體之間,以至人與人之間的理解差異大到一個程度,很多時我們都不會去運用同理心去理解別人的生活是怎麼的一回事

說故事 (由社運到社創之二)

不是人人都有機會說故事的:導演可以拍電影說故事,記者可以寫報導說故事,富豪可以買起一家媒體公司替他創作故事,但弱勢社群並沒有這個機會,也往往沒有這個力量說故事。Community Power of Narrative(CPN),直譯就是「社群敍事力量」,簡單地說,就是讓弱勢社群有力量去向別人說自己的故事。

轉行 (由社運到社創之一)

無論你是一個社運組織者、老師、學者、創業家、策展人……都必須要具備創業家精神,否則便會變成職業社運搞手、學混和生意佬,當中的分別,是在於你是否有熱情去實踐理想,把心中的意念轉化成可持續發展、能夠長久經營下去的計劃甚至是組織。